【美文•美图】向塘南出发

  没有塘东,没有塘西,没有塘北。井冈山有个古村,叫塘南。塘南与鹅岭遥遥相望。

  鹅岭是永新与井冈山交界处的一座巍峨大山,是赣西南边陲的名山。因峰顶形如鹅头,故谓之“鹅岭”。鹅岭高耸入云,风景绮丽。

  古村塘南,就依偎在鹅岭山麓。这里山青青,水清清。时雨潜入泥土,滋润田野,孕育绿色的希冀,催动生命的萌芽和。鹅岭有个天然水库,从岩石缝隙里流淌出来的泉水,夏凉冬温,清澈甘美,如生命的乳汁,喂养了一代代俊男靓女。种植水稻离不开雨水,栽种蔬菜离不开雨水。水流汩汩地流进池塘。池塘旁边有一些水草,形状各异。塘边杨柳依依,柳叶在碧蓝的水面上拂动,显得愈发婀娜多姿。墨绿的水面像一面镜子,清晰地映照着远山和高速公,偶尔也能看见白鹭飞翔的身影。夏季的塘边,

  会有成百上千的蜻蜓在上空翩跹起舞,与荷梗、莲叶相映成趣,谱成一首田园诗。塘南的黄昏,有着朦胧的色彩,氤氲浓郁的诗意。霞也艳,风也柔,一切都美。

  弯弯绕绕的溪水,小巧,澄净,甘甜,仿佛时针缓缓流淌。在塘南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鱼塘,优质的水土让鱼长得特别快。男人在稻田劳作体力乏了,提个木桶,撒一张网,一下就把活蹦乱跳的鱼儿捞了上来。而那久负盛名的月塘,留给游客无尽的感叹和遐想。

  村口的古树饱经风霜,绿意盈盈。两棵古樟,承受酷暑严寒、雷鸣电闪,三百年不低头、不萎靡,四季枝繁叶茂。古樟目睹了古村的兴衰与变迁。当然,塘南也有年轻的树。塘南的树非同寻常,从黑土里长出来的松杉挺拔扶摇,守护着肥沃的土地。从石砾间钻出来的盘虬的树,展示着顽强的生命力。从鹅岭到塘南的山,至今仍然保有原始的自然风貌。山林里有不少珍稀树种,野山楂、野板栗、油茶树、桂花树、香樟和百年红豆杉随处可见。树木了不惧霜雪的风骨,从古至今,生生不息。

  在塘南,还有个“清朝侍御”古祠(进士殿)。古祠宽敞气派,雕镂精工,彰显昔日的威严和繁盛。岁月流逝,静谧依旧,肃穆如昨。古祠任凭风吹雨打,从容的表情不变。墙上多了被雨水冲刷的痕迹,屋前的柱子愈发黑亮。太阳掠过山脉和房檐,在宽敞的村道划出黑白分明的线条。推开龙超清故居厚重的大门,迈着碎小的脚步走入房间,阅读一行行文字,浏览一幅幅图片,观者心理活动迥异。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,在墙壁上形成红紫的,令人感觉时光穿越。

  塘南气候宜人,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,所产稻米名闻遐迩。巍巍鹅岭,悠悠塘南,了一代代塘南人。塘南人才辈出,英才志士挺拔伟岸。明朝之后,塘南村亦耕亦读,文风昌盛,书香馥郁,前后共有朝廷五品以上官员11人。第八世龙侔、第九世龙廷谧两人名声赫赫,均被朝廷诰封为通议大夫(正三品)。第十一世龙遇奇,更是奇才,1601年登万历二十九年殿试三甲榜。龙遇奇始从七品县令步入,任过监察御史、巡按、巡抚、两淮巡盐御史等职。他政绩卓著,被称为明朝“杰出的盐政总设计师”,嘉纳他是“怀远猷克荷重”之人。龙遇奇一升迁,官至敕授资政大夫(正二品)。废除科举考试以后,新学取而代之。第二十二世龙钦海毕业于日本中央大学经济科,历任江西省参议会参、江西省督军顾问、江西省省长顾问、江西省教育学会会长等职。第二十三世、第二十四世皆俊采星驰。

  塘南村子不大,小巧玲珑,它是井冈山斗争时期的一个重要活动地点,当年接纳了毛委员、朱军长等家。毛委员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遭到敌人重兵围剿时,在风雨飘摇中保存火种的关键时刻,龙超清出现了。青年才俊龙超清是井冈山党组织的创始人,任职宁冈县委、湘赣边界特委委员。龙超清具有非凡的见识和志向,是前往永新三湾迎接秋收起义部队的三个联络人之一。他热情迎接毛委员及秋收起义部队向塘南出发,进驻井冈山,了一段如火如荼的历程。

  龙寿宇则是塘南另一位组织能力强、斗争的员,时任边界特委。井冈山斗争时期,管理湘赣两省茶陵、炎陵、宁冈、永新、、遂川六县党组织的湘赣边界特委19名委员中,塘南人占两席。无疑,塘南的历史可以彪炳史册。一个500多人的小村,一个地理相对偏僻的旮旯,孕育了如此厚重的历史人文,留下如此独特的古巷古建筑,令人惊叹。550年的塘南,留给民俗学家和旅游爱好者一个美妙而难解的谜。

  鹅岭山麓立塘南,千年古村藏诗篇。香樟葳蕤稻花美,淡酒馥郁情意甜。人才煌煌若星耀,忠心熠熠犹日虔。和谐戮力与时进,九转丹成比先贤。

  亲爱的朋友,若要一睹井冈山的古村旧貌、亲近鹅岭的俊雅奇秀、体验农家生活之乐,那么就向井冈山迈进,向塘南出发。

上一篇:【美文推荐】为人父母永远是一场心胸与智慧的 下一篇:佳句美文:其实并没有真的放下我们只是很幸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