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这个春天一大会址“解锁”了一项新技能

  2017年10月31日,党的十九大闭幕仅一周,习总带领中央局常委,集体瞻仰上海一大会址和浙江嘉兴南湖红船,在广大干部群众中引起热烈反响。

  连日来,全国各地前往一大会址纪念馆参观的群众络绎不绝,在中国人的家园,他们回顾建党历史,重温誓词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  澎湃新闻推出“一大会址”日记,派出记者常驻一大会址,

  近距离观察、感受、记录会址每天的新闻,讲述一大的红色故事,传承中国人的初心。

  外国友人参观一大会址纪念馆,怎样的解说能让他们了解这段历史?2018年10月23日,这个问题“不带商量”地摆在了工作人员面前。

  当天临近闭馆,著名欧洲跨国企业驻沪高管代表团一行来到一大会址纪念馆参观。他们原定的随团翻译因故没来,眼下最迫切的是需要一名英文员。

  此前,来这里的外国参观团一般自带翻译,展馆派中文员,随团翻译在现场为外国友人翻译。当时,纪念馆专业的外文员队伍已在组建,但事发突然,实践不够,怎么办?

  之所以选中他,一方面他曾在宣教部做过一年的员,更重要的是他有专业英语八级水平,事前也已接受过外文培训。

  “镇静”是当天在场同事对胡炜的评价。不过,胡炜事后笑着说:“我内心其实并不太‘镇静’,不过当时也来不及多想。”

  胡炜告诉澎湃新闻()记者,因为不同国家语言习惯和文化风俗都不尽相同,如果只是简单把中文翻译成英文,并不算太难。但是作为员,必须在陈述史实的前提下,考虑参观者是否能听懂,“比如我们跟中国参观者介绍‘封建主义’,不需要解释,但是对外国友人,与其介绍‘封建主义’,不如直接说‘’”。

  胡炜的这次“救场”,可以说是一大会址纪念馆提升涉外精细化服务的注脚。因为,在那之前,这个党的诞生地已经在筹备建立专门的涉外队伍,并请上海对外信息服务热线专业翻译进行培训,现场演练。

  到2019年3月中旬,员王翔接到任务,3月24日他要为一个外国参观团的时候,王翔非但不觉得意外,还很激动。

  “这里本来就是党的诞生地,能在这里向外国参观者中国的创建,是一件很自豪的事。”王翔说。

  不过,这是王翔第一次上场,紧张感紧随激动而至。之后近一周的时间里,王翔开始熟悉词,进场馆实地。等到真正给参观团的时候,王翔已经自如了许多。这之后,短短一周,他已经为两批外国参观团做了英文。

  “说起来,外国参观团和中国参观团其实差别也不大。比较突出的,是他们交流的愿望更明显一些。”王翔说。

  目前,一大会址纪念馆已组建了一支精干的英文队伍,面向外籍团队预约。散客如果需要英文,可以至一楼咨询台登记,免费租用中英文双语器。

上一篇:“一大会址”日记|制片人来寻找灵感想国主义 下一篇:第二章 回忆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