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石文坛]​华绍银的散文《山·墩·林

  飞鹅山是华家湾水库西侧一座山,山不高,约百米,因酷似一只展翅天鹅,故名飞鹅山。

  天鹅为候鸟,每年秋天,从北方开始往南方迁徏。夏天,再沿原返回。这年,一群天鹅从达赉湖起飞过河南,途中临时歇脚黄河滩涂,

  觅食休整,后继续南飞。见大冶湖水面宽泛,便集体落栖在此,养息越冬。翌年,春暖花开,天鹅准备返北时,突遭捕猎者偷袭,群鹅如惊弓之鸟,四散乱飞。魂稍安定后,在空中整合,排成雁阵,朝北飞去。此时,一只雌天鹅因翅膀受伤,从空中跌落至华家湾水库西畔。雄天鹅见自己伴侣落单,亦跟隨降落,陪伴身旁。他们相依为命,寸步不离。雌鹅饿了,雄鹅衔来鱼虾喂食;雌鹅困倦了,雄鹅地环视四周,生怕伴侣再次受到。经精心照料,雌鹅伤情基本愈合。南方的夏天酷热难当,雄鹅数次引导伴侣比翼北飞,但因翅膀收展不畅,屡试屡败。无奈之下,雄鹅只得独自飞走。雌鹅并没责怪丈夫负心,她认为他是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,才离开自己的。如若不是他陪伴照顾,自己这条命恐怕早没了。一人虽感孤单寂寞,然而这里优美,吃喝不愁,日子倒也过得去。夏去秋来,北雁开始南飞。这天,雌鹅悠闲地在水面上游弋,突闻天空声声雁鸣,她翘首仰望,发现是自己的同类来了,她高兴得掠水展翅,翩翩起舞。她的这套动作,被翱翔在空中的伴侣捕捉到,他迅速脱离群雁,独自向下俯冲,飞至妻旁。雌鹅喜极而拥,伸颈挽住丈夫的脖子,缠绵悱恻,久不分离。第二年春天,雌鹅产下两枚蛋,夫妻俩齐心协力,孵出两只小天鹅。后来 ,小天鹅慢慢长大,羽翼丰满,时而高歌 ,时而飞翔,一家子其乐融融。俗话说儿大不由父,女大不由母。两只年轻天鹅觉得成天围着父母转,被桎梏在小圈圈里,得不到发展。于是,来到父母跟前说:“ 我们想到外出见面,拓展自己的新天地。父母对我们的寸草春暉,我们将永远铭记在心。”说完,一只飞到现在的开发区王太社区官山,一只飞到黄石王家湾(矿务局医院)后山。

  孩子飞走后,天鹅爸爸心里空落落的,一是担忧孩子们外出适应不了新;二是想到不久又要与妻子分离。妻子看出他的心思,言道:“莫把孩子当燕鹊呢,孩子有鸿鹄之志,就让他们去闯荡吧。至于我,就更不用担心了,我的翅膀不能飞行,是生活的不幸,既然失去固有的方式 ,不如尝试着开始新的生活。”夏天到了,雄天鹅依然飞走了。多年相聚分离 ,分离相聚的生活,双方都习以为常了。又到雁南飞季节,天空雁叫阵阵,雌鹅望穿秋水,盼夫南归。然而,今次丈夫却未归来。她毫不怀疑丈夫会自己,他或许是老了,定然是力不从心,命殒 。她明显地感觉自己也老了,但她无怨无悔,感觉此生很值。两个儿子见父亲未归,分别从官山和王家湾飞回母亲身边,陪伴左右,赡养恭顺于母。春天,雌鹅产下最后一枚蛋,她想创造奇迹,把缺少丈夫精血的蛋孵出小鹅,只可惜她的精力耗尽终未孵出。雌鹅平静地走了,那枚蛋至今还搁在她的尾部(即柴火灶农家乐院后),卧榻之处变成一座山,即现今的飞鹅山。

  乌龟墩位于华家湾水库闸口之下,罗家塘上首。乌龟墩东西南三面皆为水田,北面临一条圳港,港口正对乌龟墩。墩子虽小,可在村目中,它既是中流砥柱,也是块风水宝地。说起这条港,须上溯到港水的源头。华家湾的后山有华家尖,细岦,大面,平口,团墩垴,北风岩等诸山。山高水丰,独自形成四条水溪 :由牛鼻孔西侧、四安亭南麓、清雅寺以下组成一水溪;由华家尖山水渗入泉井独成一水溪;由细岦,大面,团墩垴组成一水溪;由八仙桌,鹰窠山,菜家山组成一水溪。四溪合拢,并入“祖遗圳沟”。每到丰水季,洪水如脱缰野马,横冲直撞,暴哮着直奔乌龟墩而来,一头撞在墩子上,打个旋儿,然后像驯服的羔羊,朝明其畈缓缓流去。使万亩稻田免受洪水摧毁。一个小土墩,竞能如三国勇将一样,独挡千百兵马,实堪。乌龟墩的独特,它处于横山和系船林两山横断处,四溪汇流必经此墩。古人认为,水是从龙脉里流出来的,这水就是风水。风水不能让它白白流失,如有一物阻拦,喻风水可兜矣。黄石西塞山,立于黄石东隅,岩头壁立江心,流水到此迂回曲折,形成一股气流。这股气谓之紫气,故西塞山被称为紫气东来生成之地。乌龟墩古称风水墩,它能挡洪抗灾、保五谷丰登,佑奠安,这就是惠风仙水。有一年,洪水发疯似的,乌龟墩在洪水的连续冲击下,被彻底摧毁。雨过天晴,全庄男女老孺齐上阵,上山取土,箢箕运送,打夯砸实。只用两天时间就把乌龟墩修复。1959年,在横山和系船林两山壑口处筑一 坝,蓄水成库,命名华家湾水库。在修建水渠时,为取土之便,民工竟将乌龟墩土堆挑走,用来修筑了渠埂,乌龟墩原型从此消失。

  相传,很早之前,大冶湖是一片泽国,湖水泛至华家湾系船林山边 。当年这儿碧水蓝天,树影倒映,夕阳映照,渔舟唱晚,渔事盛极一时。每到发水季节,成群结队的渔民驾舟溯水而上,从湖汊嘴沿明其畈、罗家滩一直撒网至系船林,网网有鱼获。当鱼儿满仓,渔公饥肠辘辘时,便把船系在林边,上山捡些柴火。渔娘忙而不乱地煮上一条鲜美的鳜鱼,斟上一杯白酒,犒劳渔公。酒足饭饱,悠然,然后满面春风,驾舟而归。久而久之,泊船的这片树林就叫系船林了。记得零八年续修谱,校对员是位退休教工,做事极过细认真,对存疑处画杠标号,一丝不苟。那天在谱局碰面,问曰:“你老家有座山叫系船林?”答曰:“是的。”他哈哈大笑,曰:“系船林周边 既无港湾河汊,陇亩几丘,,系船岂不滑大稽?”“华家湾的"湾"字为什么不是土旁“塆”,是笔误吗?“我一时语塞,心想那是族谱上约定俗成,一代代往下传承的记载,有误?后翻阅资料发现,早在四千多年前,黄河、长江洪水泛滥,人民失所,无处栖身。大禹为救民于中,开始治理黄河、长江,逐渐把江湖一统的江河水疏浚归顺。这也就不难理解大禹治水前,为何山边能系船了。

  华绍银,湖北大冶人,大冶师范毕业,先后在市枣子山和沿湖学校任教。后调入西塞区教育局勤办工作。曾任副主任,湖北省勤工俭学研究会会员。在多家报刊发表散文、小说、人物通信、论文等作品。散文“澄月岛赏月”获全国首届文学创作大赛佳作,多篇散文入选《黄石文学丛书·散文卷》《黄石散文选》巜粤港奥大湾区文学》,著有长篇回忆录《过去的事情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散文关于歌_生活 下一篇:黄石文坛]马玉谦的散文《怀念那些吃过的野菜